昏古⑦

六宗罪
跟每一个来视奸的碧池问好

波特家的血统与马尔福家的长相

小角落的小阁楼:

周末本拟打算去看麦兜,但居然红到票卖光。


于是转头看了《哈利波物与混血王子》。


之前看过这两部的某人说,麦兜比较平,但哈波不错。


我对前半段是很相信的,因为事实上即使我很喜欢麦兜,但就算从第一部开始,它散文化的叙事风格感觉上不一定经得起多部的重复。


但后半段我很怀疑,毕竟我与某人在哈波上有巨大的差异,那就是:某人是纯粹的哈波电影观众,而我本质上是哈波书迷,电影对我来说,不过是场拖拉的大型cos秀。


从《变形金刚》电影的态度上看,前饭或原作饭与电影饭是完全不同的要求标准。某友就觉得《变形金刚》电影很好看,而我只看到了一部我连五十分都不想给的土气老套电影,而且,兼带还破坏了我对原作与人物原本的爱。


好吧,我是怀着善始善终的心情去看《哈波与混血王子》这一部的,毕竟书全套看完,电影也一部未落地跟着,反正离结束也没多少了,就勉强看罢。


(当然,我有一点忘了说,在我眼中的《哈》系列电影,即使其他人都不过是coser,但史内普教授,哈,我现在都没办法牢记这个演员的名字——他是活生生的,从书到电影唯一完美协调的存在。)


这一部看下来,竟然小有惊喜。


也许是原作越令人不喜,就会令人越发宽容电影,原中从《凤凰社》开始,《混血王子》,《死亡圣器》,一部比一部阴沉,一部比一部更令人深深地厌恶主角波特,一部比一部更容易猜中情节,所以,大概就是因为原作令人憋闷,所以我瞅电影要好得多了——耶,也不对,一样是不喜欢凤凰社的原作,但我更讨厌凤凰社那部电影。


那么还是这样说好了,这一部以一个电影观众的角度看,是叙事合格还兼有喜剧意味的轻松电影。以一个原作读者的角度看,它改掉了《凤凰社》那种对原作情节增删不当的问题,做到了突出重点,删刈枝蔓,有价值的情节作了保留,文学性的重复去除,所以看起来很清爽:波特靠着一本二手教材上的提示,成了魔药课红人,在原著中,他因此发达的场景有很多出,但电影只保留了第一出,兼以某段里赫敏的小酸腔作了辅助说明。这种增删,很见水准。


另一方面,电脑技术的价值要出现在需要的场景中,才会令人惊艳。


其实3D动画技术在这些年已经用滥了,滥得我怀疑总有一天完全不需要再有真实的人类来当演员。


但是,它们的泛滥,使所谓的商业大片充斥着一种无趣的炫耀意味,就好似音效以一种不健康的态度把撞击,爆炸等刺激性声音夸张放大,以羞辱人的感官。


技术是为电影服务的,这一点近年似乎都颠倒了,——我又忍不住想深深地殴打《变形金刚》、《终结者4》之类的电影。


说起来,电脑技术乖乖从属于电影,近年印象中,只有《星际迷航》加上这部《混血王子》。


食死徒化作几股黑烟制造恐怖袭击的场景,波特在冥想盆的带领下,进入伏地魔的青涩年代偷窥的场景,奇异中带着理所当然的空蒙感,邓布利多在水晶岛上施咒,火海开道,场景都很漂亮,且很令人入戏。


总体来说,电影本身不错,对于书迷和纯影迷,应该都是可以一看的。


 


由于我没法以一个纯影迷的身份看这部电影,所以还是回到我最有兴趣的角色或演员上来罢。


a、邓布利多死在这一集。


很少说我对这个演员并没有特别大的认同,总觉得他双眼锐利过度,有洞察力之余却缺少了一点表相上温柔的慈祥与可爱,所以他的死亡,并不令我太难受。而原作上的邓布利多之死,明显要更有悲情意味。


b、罗恩才是本集里的焦点啊!!


罗罗同学既当了一把球场英雄,又当了一把情场甜心,更甜蜜地一脸痴呆地坐在月光下浪漫忧伤:哦,今晚的月光好~~~~美~~~啊!还惹得赫敏大喝了一把醋——说起来赫敏本有帅锅缘,奈何这回这一个,靠,一看就缺少家教,餐桌礼仪那样差……令我忍不住替她怀念某东欧职业魁地奇大明星。


笑,赫敏与罗恩,本就是“黄蓉-郭靖”型的情侣,但是,人家靖儿笨归笨,一颗心却是从无动摇的,可怜的赫敏,这一点上,倒是远不及蓉儿了。


c、两个选错了的女孩。


金妮,卢娜我要放在一起说。因为这两个姑娘是我以为这部大型cos里外形错得最离谱的两个。


漂亮的金妮,漂亮又聪明的二版黄蓉金妮,魅力四射的金妮,上面有一堆哥哥被宠着的小妹妹金妮,我看见她平庸得甚至扁平的脸孔和尺寸超标的饼脸、魁伟不凡的身材,默想着,苍天啊,这恐怕连大浓装也无法让人觉得她美丽了……我很难过,不是美女不是什么错,但是,平庸之余的毫无灵气就失去了故事的最基础逻辑。


还有卢娜——咳,从上一部她出现时起,我就已经觉得卢娜这样漂亮,是不是太超过了?


等这一部里她一露脸,就忍不住想跳:放这么美丽的卢娜,是存心来抢第一、第二女主角的风头的么……


一个外表谈不上漂亮,长相中有些神经质,表情处于不稳定状态的普通女孩,是原著里关于卢娜的定义。


好吧,不管怎么说,即使电影里的卢娜太漂亮了点,但是好歹这个角色本身讨喜,姑且算是美丽的错误好了。


我不能原谅金妮——的那个coser,靠,完全破坏我对金妮的大量好感啊……


演员的相貌被人指戳,那是他们的职业内容,简直是理所应当得很。


经济不景气的年代,电影,包括演员的长相,都应该给人以希望!!即使不能带来感官上的美丽指向,但至少也得有种生机勃勃的力度或者与众不同的特点。


可怕的是不美又超~~~~~~级~~~~平庸。


d、说起汤姆。


汤姆这个名字,大概在中文里跟王勇、赵强、李四狗之类是一个级别的,所以《哈利波特》里的头号反派boss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名字,于是灵机一动,改名为伏地魔——一个中国人倘若叫勇王、强赵、狗四李,的确也是很不凡的。


但改不了伏地魔·大蛇丸大人,他本来就叫汤姆的事实。


在汤姆还没有成为伏地魔之前,他还是个令人生厌的小魔鬼的时代,电影里的选的这个演员,大概是很有意的——这小鬼无论童年版还是少年版,居然都长得颇得希特勒君的神韵,而且有意强调其与人不同的威压性,说话故意拿腔捏调,由于看的是译配版的,所以我只好说,汤姆的配音失败透了,几乎破坏了其他优秀配音者营造的良好氛围。


而通过偷窥者的眼睛,回溯一段段关于汤姆的回忆,得出的结论是:无论东方西方,最终的魔鬼创意竟然是一样的相同,我不知道岸本齐史《火影忍者》里的大蛇丸同学与《哈波》里的汤姆同学,谁在先谁在后,是否哪方有过借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隔着语言与表现形式,最终却象亲兄弟般的殊途同归。


成长史与嗜好,甚至于标志、个性,趣味都如此的相投。


而察阅汤姆厌恶他人知晓的历史,也是一个感慨的过程:他和波特也很相似哩,糟糕的个性,自以为是的习惯,暗藏的叛逆危险德性,过度的好奇心,都很象,但最后一个当上了没有回头路的混蛋大魔头,一个成为救世之星,堪称世事弄人——而幸运的波特,之所以以后没改名叫特波利哈,大概主要还是因为他好运得既有聪明或敦厚的朋友,有慈祥保护他的校长,有妈妈留给他的最大一份遗产——冷言冷语约束甚至于教训却保护他至死的莉莉粉丝史内普君,甚至于不喜欢他却一直收留养大他的姑妈一家人。


e、史内普啊……


我很愧疚,我现在都不是史内普的演员阿兰·里克曼先生的影迷(连他这个名字,我都记不完整,只好刚刚百度了一下),但是这个演员,至少有两个角色是我无比心爱的——一个当然是史内普,另一个,咳,谁记得《银河漫游指南》里那只深度忧郁症的机器人马文……它是阿兰先生——配音的。


对于我来说,史内普是和他一体的,所以即使他本名是阿兰,他也仍然叫西弗勒斯·史内普。


对于史内普,其实比起前两部来,他在电影里的戏份减弱了——虽然也许意义加重了。


虽然说我不是忒喜欢他最终的情圣身份,然而,这个身份虽然土气老套,但对于女性来说,简直是终极必杀武器啊——任何女人,不,任何人,都希望能嫁给一个自己爱的活泼有趣的帅锅(或娶个出厅堂入厨房的美女),但隐藏的并行愿望常常是:希望嫁帅锅(娶美女)的同时,有这么一个深沉老辣优秀又一往情深的蠢男人(优秀出众又一往情深的蠢女人)给自己守一辈子活寡。


家里有个自己爱的满足情感需要,门口有个爱自己的增添魅力光环。


是的,这是人隐藏的贪婪。


这种贪婪上不得台盘说不出嘴,却隐藏于心深处。


所以三角甚至n角戏码才是我们影视文艺里爱情分部永恒的主题,所以情圣这种东西经千古而仍旧能动人心弦。


好吧,史教授他是个标准情圣,情圣得在暗恋情人死了多年以后,面对着那个明明与自己的情敌,且还是个与自己有仇讨厌得该被剁渣的男人长得九成象的小杂种,还能以伟大的爱战胜少年时留下的一生阴影,用生命来保护那小东西。


童年在路上就能随手捡到一颗顶级品质的情圣,莉莉波特,你有福了。


我对情圣也无可奈何,摊手,谁叫我是庸俗人类哩,但同时,我其实也很在意史内普如何面对波特。


史内普与詹姆斯,不仅仅是情敌而已,也许不是什么大事,但在我俗人眼光里,年轻时的詹姆斯践踏过的,也不仅仅是少年的小小过节,可以一笑置之的东西。


那明明是一个少年仗势或仗力凌辱另一个弱小少年的尊严。


为人者的尊严,不在其年幼或年长有所变化。


即使是在少年时,按西方人的习惯,那个被经常羞辱的少年都该被人称为“史内普先生”。


那些羞辱,换了是我,他年山水相逢,一定百倍还给詹姆斯先生的宝贝儿子——谁让那王八蛋早早挂掉了呢——而如果是自己儿子收到这般羞辱,詹姆斯大概在棺材里都要悔恨得打几个滚。


但是,情圣史内普同学始终是比我高尚一些的——他那可怜的榆木脑袋里,除了牢记哈利也是莉莉的儿子之外,所能想到的报复招数也就是“救世之星波特先生,留堂,格兰芬多扣二十分”,在波特真的遭遇危险的时候,他甚至完全把哈利也是詹姆斯儿子的事情抛到脑后,奋斗得简直就象波特家免费请的全职保父一般。


真是何其过份宽厚的心胸。


没有什么就虫败什么,是的,我这心胸狭窄兼多情指数低的庸人,就是见不得心胸宽厚的情圣满街窜。


事实上这集里史教授的戏份也就是集中在两处,一是在马尔福妈妈的请求下,同意保护马尔福并以生命为赌定下了牢不可破咒,二是亲手了结了邓布利多,将自己双面间谋的无间戏码推至顶峰。


关于他选择订立牢不可破咒保护马尔福的动机,这个大概是个自由心证的问题。


到底是为了完成无间任务,而将自己也毫不留情地推上赌桌,还是同时也存在着对少年马尔福的一些喜爱、同情乃至于保护之心?若只是前者,他够强大、够忍辱负重,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悍然,足以令读者或观众信服他的双面间谍才能了。


但我还是倾向于同时兼有后者。


他对小马尔福,多少也还是有些师长之情的,如果没有为人师的念头,他当年何苦留校当老师。既然选择人师之路,连对波特他都能尚能留有爱护之心,更何况是与他同出一个学院算是直属嫡系,没准更对胃口的小马尔福,而小马最终显现出来的脆弱孩子模样,对于一个正常的师长来说,滋生出保护之心是很正常的。而且,小马的妈妈泪光闪闪的恳求,也是助力之一。(顺便说句,波特的妈妈很了不起,但不需要强调得那么多次吧,同样的事情,我丝毫不怀疑小马的妈妈、罗恩的妈妈都能做得到。)


当然,这一段纯属脑补,作者未明指,就见仁见智罢。


而他喝止了一直在抖的小马尔福,亲自站在老校长面前,举起魔杖索命时,真是……很复杂,看到一个人他心头在滴血,手上在开枪,脸上在演戏,的确很苦情。


所以说,戏演到这里,注定回不得头。


想一想还是邓布利多真的最强大啊——甚至在最后一部看完后,只能说,这才是一个冷血的老爷子,把一切局面都规划好了,再把每一粒棋子扔到它注定的场地里,波特也就罢了,大家冷血黑帮开会,也就算扯平,但史内普,啧,一个职业级的情圣,多情到有剩的家伙,却原来是他人局中最勤奋的一粒无情棋,这戏之难演,对演员之苛待,实在是超过了。


所以,哪怕在本部电影里,他戏份不多,但逮到机会写他,我完全不惮话痨——教授啊,你就剩下这一部两部的机会能让我感叹兼同情兼表达粉丝之爱心了……


f、波特家的血统。


回顾起来,如果说第一二部里的波特还令人同情的话,到《阿兹卡班的囚徒》之后的波特,只令人一部比一部厌恶。


他的成长,带着童年受害的阴影,理所当然地进入了自以为是和被迫害妄想症大爆发的叛逆期。


他几乎是凭着一已之好恶在行事,他认定的坏人,就始终被他定为假想敌。如果只是普通在行为上认定谁是敌人也就算了,他还执着地以此为标准,努力寻找证据。虽然他是男主角,作者总会让他歪打正着几回,然而,他的这种行为模式已经不是第一次犯错了——在凤凰社那一部里,他失去了他亲爱的教父小天狼星,然而,追本溯源,天狼星之死与他脱不了干系。甚至可以残忍地说,他才是第一凶手。


当然,他对史内普教授的仇恨,甚至使他瞎了眼睛地选择性忽略从第一部里开始史内普一直处处保护他的事实。


(他仇恨史内普什么?无非就是史教授对他言辞之行的从无吹捧与疾声厉色罢了。“亲爱的波特先生,你又在以你非凡的脑力幻想你被谁迫害了?”)


这一部里也一样,他从看到小马尔福开始就相信他一定在做坏事,于是跟踪、窃听、偷窥,诸如此类。虽然说小马尔福是在做着一桩糟糕的坏事,然而,恐怕对于波特来说,最坏的不是小马尔福做的事情,而是这些事情不够他想的那样坏。


甚至于最后,他在内心里得被迫承认,小马尔福比他以为的要软弱到接近基础的善良。


而最有意思的是,小马尔福展现出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少年,即使外表飞扬跋扈,但骨子里始终是个普通的孩子,面对真正残忍的事情,哪怕嘴上强硬,手上却始终抖得握不紧魔杖,他也不过害怕死亡与受伤害而已。


在此同时,波特却展现出——呃,我要不要说这是属于波特家的血统,源自詹姆斯波特,流传在救世之星哈利身上——那种坚强到冷血的无情。


或者我们该说这是这套故事里男主角品行的最大优点?


为了取得水晶盆中的魂器,老邓布利多决定以喝完盆中毒水的方式淘尽水,但毒水很毒(废话),喝一口撑不住第二下,所以在喝前他请求波特在自己喝不下去的时候就是灌也要逼自己喝下去。


于是,我就看着这惨无人道的一幕从书里跳到大屏幕上——年迈的老人缩成一团哭泣着拒绝再喝,坚强的年轻人虽然一边哭但另一边无比坚决地往老人嘴里灌毒水。


我想我们先得理解,坚强是好品质,也要明白邓布利多选择带哈利同行,大概也是算好了波特的坚强非比凡响,同时还要明白波特这样做是事先已经答应了老爷子的,所以他在坚强地信守诺言。


但是——那个场景,啊呀,真无法接受少年的坚强到这样有逆人情的地步。往书里的各路少年想一想,我还真想不出除了波特,谁还能强悍到这样的地步。是的,换我我做不出来,就是有损大局也做不出来(靠,所以说我们都是天生的妖咖命,不是主角就没主角性格啊!)


于是矛盾地哼一声:不愧是詹姆斯波特的儿子,这种令人不敢说好的冷血体质一脉相承呐!


g、少年归来


马尔福,我谈不上喜欢书里的他,但是电影里的coser将这个角色具像化以后,却很醒目地令我注意他。


大概是白金色的头发,很老成的传统美男发型,加上蛮好看的长相配上他那个有些刁的个性。这种长相的美少年其实是类型化了的,但类型化得很醒目。


这部电影里的长大了的大个少年—准青年马尔福,看着很令我欣慰,我认识的一个前马尔福控更是恨不得泣下以表高兴之情。


他在本部里初初露面,我就脱口赞了声:哇,身材很赞。


等镜头推近,看到他的脸,我默默点了点头:终于长成了正确的青年了呀——说起来哈波这系列电影,对于一路跟看过来的我们,其实是默看着一拨小孩长大的过程。


波特的演员脸长得方硬了,少了童年的许多温和可爱,但好歹也还长得端正,罗恩,长得更罗恩了,英国普通少年的样子,赫敏,我们看她,如同看着小罗莉变美少女的纪录片。


总的来讲,这些孩子大致都顺着你所能猜想到的路径成长。


唯独马尔福这娃,却成长得这样坎坷——《凤凰社》那部里,看到成长期的他,我差点灰心绝望——身体正在抽条,肩膀却还是幼童,脸在变长,却没有棱角,更惨的是,少年脸孔上满是“残”字,哇靠,那几乎就是在毁灭故事里的首席美少年啊。


然而,历经蛹化的失败时期,这曾经漂亮的毛毛虫终于长成了漂亮的蝴蝶——这个比喻很糟糕,俺知……


总之,经过了痛苦的成长期,他终于长定型了,终于长回正常样子了。


脸孔上童年期里的那种柔和的小少爷嘴脸消失了,换上青年的硬朗棱角。然而,眉眼里的灵动回来了,小小的狡狯,死鸭子嘴硬的打肿脸,当然,醒目干净贵族化的白金短发,以及,以及剧情设定下,给了他更多的表演空间,情绪的冲突,细节上的加重表现,都为这个演员加分,也为这个人物添彩。


当然,我比较意外的是,剧情开头,小马的妈妈去向史内普求助时,镜头推得很近时,看见那哭泣的软弱妇人的长相,忍不住一惊:哇呼,马尔福这一家,那真是天然是一家的长相啊——除了可以染和做白金发色,其实长相上,马尔福一家三口居然都颇有相似处,尤其是妈妈与儿子,那真的是——忒也象过份了!


如果弹一弹血统论的调子,只好说:原来如同波特家的冷冻血浆是遗传的一样,马尔福家的这种外强中干,本质废柴得貌似还算基本良善到弱气的个性,也是遗传的——没胆子混什么黑帮啊我说阿姨大叔啊,这下,要连累上小儿子才发现害怕了么?


h、最后一段给蒂姆·波顿的爱人兼小强的镜像。


也就是海伦娜·卡特,也就是波特的大仇人兼替罪羊小天狼星亲爱的表姐伏地魔大人的铁血粉丝罪恶的有力帮凶贝拉。 


贝拉在剧中堪称本部里最为精神抖擞的家伙——看见食死徒最终攻进霍格沃茨,开始对学校进行扫荡时,贝拉粗鲁地跳上礼堂的长餐桌,一路快活地毁坏公物,惊叹之下,脑袋里蹦出的就是“元气”二字——这是日语里的词,也就是指精神饱满斗志昂扬状。除了贝拉,我想不出这部越发阴暗的《混血王子》里还有谁担得起如此赞扬了……


贝拉是那种死不足惜的爪牙,所以不浪费口舌说她了。


要说的是海伦娜,每次看到她,都忍不住要乐:波顿同学朋友和搭挡选择了强尼戴普,尚还只能说明他认同小强的才能或性格,但老婆却选择了一个除了性别,哪里都和小强很象的女人,这大概只能说明蒂姆同学是个方脸黑眼圈凹脸颊大眼睛古怪控了……


某天和朋友说起一件别的事情,但提到海伦娜与小强这对镜中人合作的《人肉叉烧包之恋》——哦,不,是《理发师陶德》,一部黑色哥特风的古怪歌舞片,里面有段海伦娜和小强对唱,主题是他们俩如果结婚,会过上多么美好的生活——借一下达明的歌《甜美生活》来说,就是:


“沙滩上那一对温馨伴侣\讲心事散心去朝思慕对


趁恋爱还是美丽去签个盟誓\那一半贤淑秀慧每日答谢上帝


听歌剧看出戏有时翻翻传记\水晶灯下说天气爱情\这么样美不美


再等个时候诞下最可爱童话\快想个名字也罢叫大伟吧大勇吧\大概没坏嘛


完美吧  甜美吧 哦


这温馨的家似最美的画\快快来个大合照吧


这几口一家会永远喧哗\唱这里是我家……”


而场景里,黑眼圈方脸蛋表情阴沉的一对璧人,阴森森地手挽手走在蓝天下碧海上豪华游轮的甲板上,作恩爱状……


这俩实在是很有特殊气场,而加上眼光独具的波顿,这铁三角让人不由心欢喜。


 


 

评论
热度(9)
  1. 昏古⑦小角落的小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

© 昏古⑦ | Powered by LOFTER